首  页 商会概览 商会新闻 会员服务 会员风采 商学院 战略合作伙伴 商机在握 维权服务 徽风皖韵 徽商商城 秘书处在线
 
商会新闻 more
  商会新闻
  商会动态
  徽风皖韵
  通知公告
商会新闻 more
| 广州市安徽商会年会暨...
| 我会应邀出席2016...
| 我会应邀参加“广东徽...
| 2016年度广州市安...
| 广州市安徽商会第二次...
| 广州安徽商会一行赴清...
| 广州市安徽商会(内设...
| 2016年度广州市安...
我会受邀参加“社会组...
“企业知识产权管理规...
广州市安徽商会第一届...
便民服务 more
商会新闻 >>  · 详细内容
历史上的黄山关隘
     关隘是在交通要塞处设置、利用自然条件构筑的人工建筑或天然关口。在军事防御、控制人员往来、检查违禁物品、缉拿罪犯等方面起着重要作用。“山川扼要,是设关津,以表封疆,以达道路,天险既呈,人力并济”。
     中国古代历来有设置关隘的传统。在军事要塞处设置的关隘,叫关防,一般驻兵防守,防止异族或敌人侵略;在水陆交通要道处设置的关隘,叫关津,一般用于查禁物品,缉拿盗贼,收税等;在省、县界处设置的关隘,一般叫关界,表示疆域的大体分界。
     关的名称,大都称之为关、口、渡、岭、隘,也有叫堡、塞、峪、寨、壁、洞等。大部分有人工固定建筑,也有是利用天然险峻地势设置,大有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之势。
     古代县域人口少,面积广,作为疆域分界的省、县关界,并不一定就建在疆域的分界处,有时离真正的疆界要相差一段距离,这是为了施工、管理和防守的需要。正如国界线一样,双方都有一段缓冲地带。

     据有关关隘资料记载,一般一个省境内所设关隘,多达六七百个,如《福建通志》就记载仅与浙江、江西、广东三省交界的福鼎福安等18个县中设置的关隘寨即达370座之多,平均每县设关20多个。有些毗邻省、县较多的县,设置的关隘数量也较多。
      古徽州位于山区,既与浙、赣等省毗邻,又与省内池州、宣州等为界,所以历史上关隘颇多。著名的有歙、宣两州的界关丛山关(今绩溪县扬溪镇北)、有杭徽交通要道的昱岭关(歙县),徽州至杭州古道要隘江南第一关(绩溪)、有歙县
北面交干线的控制点、号称“府治”屏障的箬岭关(又称大关洞,洞即是关);还有扼守新安江水道的新安第一关,有歙、旌的重要关隘鸡公关等等。如前所说,关隘的位置并不等于是真正的疆界,有的关隘离真正的边界还有相当距离。
      黄山系历史上徽宣界山,又是歙县与太平的界山。黄山风景区东大门是太平县的谭家桥,西大门是太平县的焦村,北大门是太平县的辅村,南大门是歙县汤口。黄山历史上也多处设关。
      一是汤岭关,在黄山温泉到太平县焦村的汤岭之上,用石砌成,建于清朝咸丰年间。关东为云际峰,关西为云门峰。至今石板路面保存完好,关隘也安然无恙。此关位于歙太两县在黄山西部交界处,一边为歙县地,一边为太平地(有缓冲区)。《民国歙县志》载:“汤岭关在黄山坳汤岭之巅,东西削壁,南北岭路蹬高级危修各十里,势若登天。清咸丰九年张芾守徽,用石筑关御太平军。”
     二是乌泥关,在汤口到谭家桥中间的乌泥岭上,有上下两关,建于明崇祯间。上关额为“天都保障”,下关额为“乌泥”。此关在修歙县到太平公路时被毁,但旧址仍存,位于歙县与太平在黄山东部的交界处,一边为太平地,一边为歙县地(有缓冲区)。民国《歙县志》载:“宋进义校尉蒋果在黄山乌泥关结寨,凿壕御金兵。明崇祯间知府唐良懿建关于此。清咸丰六年,张都宪芾守徽,委举人蒋嘉炜重修,徒离旧关数武,额曰天都保障,关外五里属太平县。”
       这两个关把歙县与太平在黄山的东、西分界基本确定,各方基本无异议。这个界线,基本只涉及山脚的分界,而在现风景区山峦上,歙县与太平县古代有没有界?如果有界,以何处为界?这正是本文要探讨的问题。也是持不同观点研究者争论最为激烈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首先,要肯定,黄山北边肯定有界,如果无界,岂不形成县界空白?这界当然是歙县与太平县的北部分界线重要一段。要弄清这个问题,还是要从史料中找依据。
      徐霞客《游黄山日记(前)》曾记载:“盖平天矼阳为前海,阴为后海,乃极高处,四面皆峻坞,此独若平地。前海之前,天都、莲花二峰最峻。其阳属徽之歙,其阴属宁之太平。”
     平天矼海拔1805米,在天海,矼西为仙桃、石柱、石床诸峰;东端为光明顶;矼南是天海和南海;北为后海。矼长五六里,广数十步。上即光明顶。从字面看,似乎徐霞客认为平天矼山脊为两县分界处。
      古代的文字,因为表述太简和无标点符号断句,反而给后世的准确解读带来麻烦。就是这样一句简单的话,有人解读为:歙太分界在天都、莲花一线。但也有人认为,因徐在日记中称“平天矼阳为前海,阴为后海”, “阴”、“阳”均说得很清楚,故文中其阳其阴的“其”,应是指平天矼,不是指天都、莲花二峰。
       那末,平天矼究竟是不是歙、太在黄山的分界?恐怕也不能轻易下结论。
      有研究者认为,联系整篇日记的全文来解读,徐霞客所言“其阳属徽之歙,其阴属宁之太平”,这个“其”只是对整个黄山的泛指,而非特指以平天矼为界。我们经常可从一些资料中看到黄山阳边为歙县,阴边为太平这样的介绍,都是对全山庞统而言。
      从徐霞客游黄山路线看,徐两次游黄山,均从南边汤口入山,当时黄山前山后山路径并不畅通,“后海山路尚未通达”,徐可以说是冒险生命危险而探险,“阴森悚骨”,“一步一悚”。“初至松谷,疑已平地,乃是询之,须下岭二重,二十里方得平地,至太平县共三十五里云。”此松谷庵应是叠嶂峰下明宣德年间重建的寺庙。这可能是徐霞客探险黄山之北的位置。
      县界不是地理学家所能划分的,必须是由两县官府协商,报上峰批准,并记入史书和文献。但奇怪的是,从明到清,历代两府的府志、县志和黄山志书,一直到民国二十五年(1935年)《歙县志》,均没有把平天矼作为县界的明确记载。是史志是有意回避还是平天矼根本就未明定为县界?回避的可能性不大,那只有一种解释:官方根本没有认定平天矼作为县界。
         2006年新编《汤口镇志》载:“清时期,由于黄山界于徽州府、宁国府,加上当时前、后山路径不通,采取山脊自然分界办法,即以黄山山脊——平天矼为界,分前、后山,前山归入徽州府。按民国23年(1934)的《歙县志》载:‘黄山汤岭关、箬岭至光明顶的前山为徽州府歙县疆城,后山为宁国府太平县疆域。’”
       经查阅,民国《歙县志》系民国二十五年(1934年)修定,但未见有上述之载,而在卷一《地志•山川》“主峰黄山”条目中仍是“山为邑北镇,惟翠微、仙人、望仙三峰属太平县,余俱属歙郡。”而且《歙县志》中也未有“以黄山山脊——平天矼为界”的说法。
《歙县志》载:“经汤岭起黄山迄逦东行,为箬岭、黄薜山、大会山……”。 箬岭位于歙县城北约30公里处(属许村镇)徽青古道上,箬岭关古称为“大关洞”,是歙县北面交通路线的控制点,为“府治”屏障, 1647年于岭头设关扼守,关上刻有“天险重开”四个大字。出关北通太平县,东北通旌德,东接绩溪。箬岭关是歙县的一个北关,但离黄山景区尚远,并不能图解黄山景区的北部分界。

     黄山北边既然分界,究竟芙蓉岭是不是界?民间有芙蓉岭上有芙蓉关的说法,称芙蓉岭上芙蓉洞即芙蓉关。严格地说,芙蓉关和芙蓉洞没有什么区别,只是叫法不同。芙蓉洞是存在的。《黄山志》在芙蓉岭条目下载:“在芙蓉峰下,此岭西连探头峰,连迤黄龙出海,是黄山北面入山的必经之地。岭头有芙蓉洞,岭侧有芙蓉庵。从松谷庵至岭1.5公里,下岭3.5公里至辅村。”歙县称此为芙蓉洞,太平曾称此为辅岭洞。
     古代,
芙蓉岭黄山北面入山的必经之地。岭上有芙蓉洞,进入黄山精华部分必须穿洞而过,据有关资料,此洞应是在天然地势上经历代人工加工而成,但发挥作用的年代是明清时期。
       从有关资料看,黄山因地势险要,历史是曾是兵家相争之地。黄山和两次战争有关,一是朱元璋进攻徽州时,一是太平天国与清兵的拉锯战。
     凤凰源谷口关隘乌泥关,建于明代,距今已有400年的历史,是古时进入徽州、黄山的重要关口,也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     徽州历史上,曾留下朱元璋许多史料与民间传说。元至正十七年(1357年),朱元璋率红巾军兵马一路攻城掠地,出征浙江,途经徽州,遇到激烈抵抗。朱元璋派征南将军邓愈和副将胡大海重兵包围徽州府城。在征徽州期间,朱的队伍曾在黄山一带活动,民间流传朱元璋鳌鱼洞脱险、大战陈友谅 、白马岭获救等故事,虽然民间故事不能当史料看,但总能看到历史的影子。
     明末,金声、江天一与入徽的清军顽强对抗,派人在绩溪北部天目山脉与黄山山脉结合部,筑起了丛山关。 公元1945年(明隆武元年)8月,清军挥师围攻徽州,在丛山关等地曾展开激战。
     太平天国期间,曾国藩曾屯兵徽州,与太平天国军进行拉锯战。黄山周边的谭家桥和箬岭关等地都曾是激烈的战场。
      在战争情况下,地势险要的芙蓉洞以洞当关,进行防守,是可以理解的。深圳华侨城旅行社在介绍黄山景点时,曾特地介绍:“黄山还有许多古代战争遗迹,西北‘芙蓉关’,西南‘汤岭关’等。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,倚黄山之险,曾在争夺天下的斗争中坚持5年之久。”虽说是旅游景点介绍,但也看出,芙蓉关之说并非现在编出来的,而是早就流传在民间。
     把芙蓉关(洞)作为黄山北关分界的说法,早在2000年就有学者进行研究。2000年5月3日,省建设厅一位长期研究黄山的学者曾撰写文稿《也谈恢复徽州之七——关于黄山归属问题》,提出自己的独立见解,现将此文摘登如下:
    “近日,一位同乡长者看了我的几篇谈恢复徽州建置的文章后,说:‘你文章的观点我都赞成,但黄山属于徽州还得单独来一篇。过去徽州到外地的路上都设有关口,关里属徽州,关外属人家(注:此处是泛指,实际上,关的位置并不完全等同于疆界线,通常还有缓冲区,下同)。而且关里关外语言和风俗民情也都不同。如歙县昱岭关,关里属徽州,关外属浙江……黄山东边有乌泥关,西边有汤岭关,北边有芙蓉关,关里属歙县,讲歙县话,关外属太平,讲太平话,风俗民情也和歙县不同。黄山属于徽州是有历史和传统文化为根据的。如果不讲历史,不讲传统文化,我们就会连为什么台湾属于中国,台湾为什么不能从祖国怀抱分离出去讲不清楚。’这段话使人茅塞顿开……从后山松谷庵到辅村,中间要经过芙蓉岭、芙蓉关,虽然在修建后山公路和后山索道时,芙蓉岭北坡石板路部分被埋入弃石中,芙蓉关也被停车场埋去半截,但从南坡看去,石板路仍保存完好,芙蓉关也完好地耸立在芙蓉岭上。从温泉到焦村中间经过的汤岭、汤岭关,不仅石板路保存完好,而且关隘也安然无恙。而温泉到南大门汤口,中间则没有关隘,而且是既无关隘遗址可寻,又无关隘文字记载可考,自然也不存在关里关外之分。也就是说,整个黄山风景区都在歙县境内,歙县与太平不应以黄山山脊为界,而应以上述三关及三关所在的乌泥岭、芙蓉岭、汤岭岭脊为界。这样,就和宋代黄山图经的黄山 “盘踞宣歙二郡之境……广五百里,东南歙州歙县属,西南休宁县属,各百二十里。东北宣州太平属,八十里。”“黄山三十六峰,唯翠微、仙人、望仙属太平,余俱属歙郡”的记载……相一致了。”太平只占黄山风景区以外的黄山余脉小部分。这就不难解释,为什么歙县自南宋始,历元明清四代,要设黄山巡检司47任,而太平则一任也不任。连国民党的黄山建设委员会也设在歙县境内。如果说黄山历史属于太平,那么太平为什么从未有过黄山管理机构,而且与黄山交界处还出现三处关隘,而歙县与黄山交界处反倒一关也没有?”
     这虽说是这位学者的一家之言,而且还缺乏相应更多的历史史料予以佐证。但历史上的宁国府和太平县也没有记载更多的史料。质疑这一说法的研究者,也提不出有说服力的史料来回答这一问题。这种史料的匮乏确给进一步深入此课题的研究设置了障碍。但作为学术的研讨,这位学者的说法,有着一定的参考价值。
     笔者最近曾写过一篇《试论黄山行政管辖之历史沿革》,其中从史料中分析,唐宋元期间,黄山绝大部分属歙县管辖,包括芙蓉峰一带,太平仅有“望仙、仙人、翠微”三峰之属。在拙作中,笔者曾引用宋朝太平县令孙觉写的一篇《县厅记》,其中有段话:黄山“所望孤峰拔立于群山之上者曰黄山,盖其峰三十有六云。县堂见之百里,然非所领也。 ”这里的“领”,字义是“治理,管辖”的意思。就是说,黄山有三十六峰,都说在(太平)县堂外就能见之百里,但并不为本县所管辖。
     宋代留下的黄山资料极少,这篇《县厅记》能够保存,为我们解开了黄山管辖的时代之谜。
     这句话说明,唐宋期间,太平县对黄山的大部分地区确是看得见却管不着。而自宋朝就设黄山巡检的歙县,管辖到3大 峰之外的芙蓉峰一带当然有可能。因为这里是一个重要的交通要道,为从北面进入黄山的必经要冲。后世把洞当关,说法并无不妥。如果要说当时太平县就对芙蓉峰及芙蓉岭实施管理,那就还需拿出史料来证明,如果史料证据确凿,则可以理服人,以证据服人,别人也乐于接受你的观点。如果在没有史料可以证明太平县当时管辖到芙蓉峰及芙蓉岭这一带,他人进行推论,属合情合理之中。

     目前虽无确切史料证明芙蓉关的设置年代及作用,但从各方面分析,芙蓉岭头芙蓉洞曾设关把守进山通道的可能性极大,唐宋期间,曾是作为关津和关界之用。明初朱元璋征战徽州期间,清军与太平军激战时,作为关防之用。清朝太平天国战争后,宁国府和徽州府都遭重创,对黄山也无力管理。一直到民国二十四年(1935 年),黄山建设委员会成立后,黄山才从两县分离,由国家统一经营,成为旅游休闲胜地。
     关于黄山的历史归属和管理,本着各自保留观点的出发点,允许有不同认识。这种不同认识,也许从古就有。连许世英也承认“徽宁两属人士卓荦不群,各有以自见,有由来矣。”既然如此,何不各自解读,不强迫别人接受,也不必在此问题上争论不休。
      本着求同存异,互相探讨的宗旨,笔者对黄山的历史归属和管理提出自己的结论:
      一、黄山在唐宋元和明朝初,黄山可进入的范围内的山岳,归属和管理者均是歙县。在太平县进入黄山交通所达的范围内,太平县管理望仙3大峰等。因为黄山的开发从南开始,歙县当时经济实力较强,交通相对方便,文化较为发达,对黄山掌握话语权和开发权是可以理解的。这点,连宋朝太平县令孙觉也实事求是地承认:能见之百里的黄山,非太平县所管辖。
      二、明代中、后期特别是清嘉庆以前,太平随着人口增加和经济发展,对黄山的开发逐步介入,并主张山权。就是如此,当时也仅仅是寺庙和文人游玩,并没有实施有效的行政管理,因为山上没有设行政机构,没有居民驻入。8大峰的山权主张,也只体现在县志、府志的象征性宣示上。但徽方对此并不接受,仍主张只有3大峰属太,各自保留意见,相安无事。因为当时并没有经济利益上的冲突。
      三、黄山北部的县界确定,应按现存历史史书来推定。《黄山志》载:“民国以前,山上仅有寺庙,没有居民村落,长期不设行政机构,也无明确景区范围。”研究歙、太两县各占黄山几峰,只是一种象征性地域,一种心理上的认同,一种史志上的宣言,并无实际经济价值可言。所谓平天矼为县界,但并没有得到官方的认可,也从未在徽宁两府及歙太两县志书上记载。府、县志书和山志对山川河流等记载甚详,平天矼为县界这样的大事不可能无载。而且,县界的认定应由双方官府来协商确认,上峰审定,并记入志书,不是由某个旅行家来指定。从现存涉及黄山的史料看,黄山的行政管辖有个历史发展过程。至少,唐宋元及明初,芙蓉洞(关)作为关界的存在有其合理性和可能性。
(安徽文化论坛)
信息来源:安徽文化论坛  文章作者:佚名 
【字体: 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上一篇:安徽历史名人  (2013/1/29) 下一篇: 皖江地域文化趣谈    (2013/3/30)
地址:中国广东省广州天河区黄埔大道中199号广州阳光酒店M层    商会电话:186-7663-9999 020-37294863  邮箱:gzahsh@163.com
本站声明 | 人才招聘  | 粤ICP备12077045号-1  粤ICP备12077045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