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  页 商会概览 商会新闻 会员服务 会员风采 商学院 战略合作伙伴 商机在握 维权服务 徽风皖韵 徽商商城 秘书处在线
 
商会新闻 more
  商会新闻
  商会动态
  徽风皖韵
  通知公告
商会新闻 more
| 广州市安徽商会年会暨...
| 我会应邀出席2016...
| 我会应邀参加“广东徽...
| 2016年度广州市安...
| 广州市安徽商会第二次...
| 广州安徽商会一行赴清...
| 广州市安徽商会(内设...
| 2016年度广州市安...
我会受邀参加“社会组...
“企业知识产权管理规...
广州市安徽商会第一届...
便民服务 more
商会新闻 >>  · 详细内容
月海与岫云
     民国末年,国事动荡,一些北方的佛学大德曾思南行弘法,北平的夏莲居老居士听人谏言,派弟子黄胪初将军考察路线,先取道安徽江浙间,因见斯地佛法太盛,高僧太多,恐难以打开局面,而转眼形势更迫,黄胪初思量,既要南行,不如走得更远一些,这才乘槎浮海,一去台湾不回。
      黄胪初南下时,先至安徽,省会安庆有位亳州老乡必见——迎江寺的住持僧月海法师,此时法师声望甚隆,连任安徽省佛教会的理事长。黄胪初虽是中将,于法门言,自称是刚入门的小和尚,门内身份相见,该执弟子礼的。亳州人重情重义,虽曰出世之人,毕竟都是漂泊于他乡之客,一斋一晤间,当是何等的快活与感伤呢?
      屈指数来,近代亳州一共出了三位高僧:月海、律航、岫云。黄胪初到台湾后拜在慈航法师门下,受戒法号律航,慈航圆寂后,接任为台湾中华佛学会的常务理事,他倡导精严的戒律,致力消除日据时期佛教庸俗化的倾向,是台湾新佛教的开创者之一(本报已对黄胪初生平进行了介绍,详见2012年10月12日报纸10 版);岫云是亳州本地白衣律院的住持僧,白衣律院虽然孤悬皖北,却也声誉远播,是中国四大律院之一,辖着华东七省一百多家寺院的庙规、律法事务,鼎盛时有大殿一百多间,僧尼一百多人,时有“南九华,北白衣”之称。
      岫云之于月海,也是要称一声师兄的。月海去安庆前,曾在白衣律院开办伽法学校,在咸平寺开办利生小学,岫云一直是他的得力助手。
      月海法师生于1895年,俗名王汉坤,亳州城关人,7岁时因病舍身佛寺,17岁正式出家,赴南京鸡鸣寺求取三坛大戒,先后游历古林寺、毗卢寺、福寿寺和上海海潮寺等名刹,名气日大,23岁时被聘回亳,任咸平寺方丈。两年后,月海赴安庆。
      月海当年因何去的安庆?怎么做的这个住持?这段旧闻李景琦老师记得清楚。
      民国19年,蒋政府刚打完中原大战,即着手开始剿共,对民间的盘剥日酷,亳县政府推行一项政策,名曰“毁寺兴学”,兴学未见章程,先要征收庙产归公,实则是部分当权者中饱私囊的借口。一时间僧众哗然,不甘就范,于是公推月海为代表赴省城告状。月海到安庆,就挂单在迎江寺,这场官司整整打了两年。状告政府,谈何容易?不让政府吃,谈何容易?一介青衣僧而已,无权无势,几陷困境,百折不回,居然打胜了!谈何容易!一时哄传,引以为奇闻。案结事了,月海向迎江寺老住持心坚法师告别,可老住持早已打定主意,不舍得放他走了,因爱他的才学和魄力,后来就把住持之位传给了他。
      李景琦老师七十年前曾在迎江寺住过,他的父亲琴舟先生与月海法师是莫逆之交。琴舟先生每到省城,总住在迎江寺。寺里地方大,环境好,要比住大饭店强。月海做着住持,老乡朋友才有这个方便。李景琦记得迎江寺里有个四海为家的懒(悟)和尚,是月海收留的,懒和尚画山水为一绝,为人不修边幅,谈玄说法似魏晋名士。李景琦听前辈们日日相谈,清风明月,禅风笑语,至今不忘。有一次省政府主席刘镇华在寺里设素宴求画,懒和尚闻讯拔腿跑掉了,只留下一句话:吾画焉能予贪夫民贼!
月海在安庆的行迹,有地方志记载得清楚,不必我再饶舌,谨录于其下:
      “月海在迎江寺先任知客,旋接任监院之职,在此期间,他不辞辛劳,运筹规划,协助方丈修复了被焚的藏经楼。民国27年,安庆沦陷。月海不甘媚敌受辱,出走潜山,任潜山乾元寺住持。乾元寺年久失修,破烂不堪。他奔走募化,修葺一新。民国28年,他被推选为安徽省佛教会理事长。同年他任潜山三祖寺住持。抗日战争胜利后,他又一次被选为安徽省佛教会理事长,并返回迎江寺任住持。……新中国成立后,他第三次被推选为安徽省佛教会理事长,并担任安庆市政协委员、省人民代表和全国佛教协会理事,继续任迎江寺住持……”
      月海任迎江寺住持40年,深受寺僧敬佩。他十分注意保护文物。迎江寺藏有佛经1万余卷,还有东晋铜佛和北魏玉佛以及名人书画等。日军侵占安庆时,他将其埋藏在振风塔内,使其免遭破坏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红卫兵以破“四旧”为名,破坏文物。他奔走呼号,据理力争,但都无济于事,他倾注了大量心血保存的文物毁于一旦。期间,月海多次被揪斗,身心遭到很大摧残。1969年10月,因病在迎江寺圆寂。当时为他料理后事的,只有弟子善崇一人而已!1981年,安庆市宗教事务部门和九华山管理处为月海举行了骨灰安放仪式,参加僧俗人士800余人。
      月海是乱世的僧人。僧人在乱世,未必能守得住青灯古佛,安心做垂眉顺目的善长者,有时不得不挺身现怒目金刚相。亳州人的性情自有刚强浓烈之处,出家却不出世。历数月海、律航、岫云,三位高僧虽然际遇各有不同,但因敢于任事,无论身在何地,身系何职,总能绝迈群伦。
      远说律航法师,1955年,台湾当局拟颁布“不得新修寺庙,旧者重修亦须呈准”的政令,僧众哑然不然抗争,他独自一人参与“内政部”的会议,据“宪法”力辩,竟迫使政府停止实施这一政令;近说岫云,担任白衣律院住持二十多年,两次因拒交政府强行征收的庙款而入狱(前一次是国民政府,后一次是日伪政府),这样执拗的寺院当家人也属少见了。
      执拗的人,不免晚景更为凄楚。新中国建立后,岫云亦当选县政协委员,不久寺产归公,白衣律院改为粮食仓库。在僧尼还俗的运动中,组织上安排他成了家,婚后不久,岫云就去世了。
      迎江寺有宝,据说当年白衣律院也有三宝,为南海檀木禅杖、梵文贝叶经、缅甸白住佛。三百年来得之于四方,各有极深厚的渊源与故事,但如今是一件都不在了。在追寻旧事时,我曾经有过一线希望,听某人网上一句话,说白玉佛未毁,只是被西关某人收藏了,此人是谁,终究不肯明言。去年《鉴宝》栏目来亳,征集民间文物,我还猜测这件文物肯现世否?结果当然是没有。但想,总归有顾忌,这件物事见不得光的。譬如《说苑》上讲楚人失弓的故事,“楚人亡弓,楚人得之,又何求焉!”只要东西还在就好。可是李景琦老师的一席话,粉碎了我的妄想。
      “确实是砸了,我亲眼见的。破四旧那回,数百人一起运动,把白玉佛拉到北门口闹市,公开砸的。砸得好累,一米多高的一块玉,末了拳头大的碎块也都再细细地敲了,只要能摸着大锤,谁不想搭把手呢?虽然知道是四旧,但那真真是稀世的宝物啊!”
      破四旧是1966年,那时岫云早已经不在人世了。
      月海出家的地方是道德中宫,受戒在咸平寺。道德中宫始建于唐朝武德年间,本是道观,唐太宗、宋真宗都曾到亳州拜谒。明清以降,佛法大昌,因“三教合一”,故而道家宫观也承受着佛门的香火,供养着佛家的僧人。咸平寺年头更久,是南北朝时北齐建造,历经一千五百年,规模更大,被称为“大寺”。大凡商旅荟萃之地,必是香烟缭绕之所。亳州寺庙何其多!有一张民国时亳县县城的老地图,四方城里,大大小小竟挤下了十几处寺院,在有标识的地名里几乎占了半壁。
      佛教自汉代传入中国,于南北朝时大盛,有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”之咏,北朝又有《洛阳伽蓝记》那般豪奢铺陈。但历史上“三武一宗”要灭佛时,国家一纸政令,都成飞灰,只能留一声叹息而已。有资料记载,民国后期,亳县白衣律院一寺即有良田四百余亩,那么全县城乡上百家寺院,庙产更不知占了多少。客观上讲,国家危亡之时,僧人不能用来打仗,国家贫弱之时,僧人不能用来生产,操切的政府,不及细查根源分类处置,俱以“寄生虫”视之,以“唐僧肉”处之,枉顾民意,产生对抗在所难免。月海、岫云,乃至律航,崛起扬名,竟都在此处。
      何以自处呢?这正是近现代宗教界的一个最大问号!为此,太虚法师倡导了“人间佛教”。建国以后,月海带领迎江寺僧众除从事正常的宗教活动外,还努力学习,积极生产;1954年,安庆发生特大水灾,他和寺僧一起生产自救,扶助灾民,帮助减轻政府的负担。月海法师已经在努力地实践着……
      近三十五年来国家走向正轨,国力逐渐增强。名山大川,通都大邑,乡野村镇,金身已经重塑,香烟已经重燃。然而,在寺院企业化的大环境下,和尚渐渐要演变成一种职业了。不想当CEO的市侩都不是好住持。乱象成为常态之后,犹说与时俱进,这是时代让它进步呢?还是退步呢?也许,我们都在逐渐失去反思的能力。
      写着月海与岫云,却又想起律航——这位念着佛善终于岛屿的老乡。进入新世纪后,律航的弟子曾代表台湾宗教界访问大陆,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。与有荣焉!
信息来源:佚名  文章作者:佚名 
【字体: 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上一篇:皖江地域文化趣谈  (2013/3/30) 下一篇: 谯陵寺和观音寺带不走的历史故事    (2013/3/30)
地址:中国广东省广州天河区黄埔大道中199号广州阳光酒店M层    商会电话:186-7663-9999 020-37294863  邮箱:gzahsh@163.com
本站声明 | 人才招聘  | 粤ICP备12077045号-1  粤ICP备12077045号-2